您好,欢迎来到人民视听网!

人民视听网

“十年磨一剑” 东西部科技合作渐入佳境

  科技援疆、科技援藏、科技援青、科技入滇、科技支宁、科技兴蒙、甘肃兰白—上海张江、贵州贵阳—北京中关村……一批特色鲜明、灵活高效的东西部科技合作机制应运而生,东中部地区与宁夏、内蒙古、西藏、新疆、青海、甘肃、云南、贵州等西部8省区广泛开展合作,推动人才交流、平台联建、联合攻关、成果转化和产业化,成为欠发达地区破解创新难题、提升科技创新能力的金钥匙,同时为缩小东西部发展差距、促进共同富裕提供关键支撑。

  国家能源集团宁夏煤业公司煤制油现场。资料照片

  东西部科技合作渐入佳境

  10年来,东西部科技合作呈现“体系化”“机制化”“组团式”发展,东西部科技合作引导创新要素加快向西部汇集,助力西部地区突破了一批关键核心技术,推动一批新技术、新产品在西部转化应用,带动地方特色产业向高端化迈进。

  目前,我国大范围推动东西部在科技创新方面进行合作,全方位、多维度取得积极成效。“西部8省区与东中部省区广泛对接,有效支撑区域经济、社会、生态等领域的发展,已成为部门、地方贯彻落实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治疆方略,落实区域协调发展、西部大开发、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共建‘一带一路’等战略部署的重要举措。”科技部部长王志刚说。

  “十年磨一剑”,经过不懈地创新探索,东西部科技合作逐渐形成长效机制,各类创新要素加速向西部汇集,西部地区创新能力显著提升,为高质量发展蓄积新动能。

  数据显示,2020年,西部地区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增长到3213亿元,增速高于东中部地区,有效发明专利达到24.1万件,增速也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另外,2021年西部地区国家高新区实现净利润超过5000亿元,是2012年的3倍以上。

  科技创新能力的不断提升,支撑西部地区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中面临的诸多矛盾问题,为西部地区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提供了有力支撑。比如,科技兴蒙助力内蒙古稀土永磁产业研发和产业化达到国际一流水准;科技援青推动青海建成世界领先的电池及碳酸锂示范生产线;科技援藏支持西藏建成青稞核心种子库和牦牛基因库;贵州通过强化与中关村等产业创新力量的合作,数字经济增速连续7年全国第一……

  东西部科技合作不仅坚持面向经济社会主战场,还坚持为西部地区改善民生福祉提供科技支撑。东西部科技合作坚持以人为本,服务于西部地区人口健康、公共安全、生态环境等民生事业,做出了很多积极贡献。比如,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吸纳西部地区消化系统疾病、老年疾病等方面的2600多家成员单位参与高水平临床研究,有效服务西部地区地方病的防治。

  同频共振缩小东西部差距

  走进国家能源集团宁夏煤业公司煤制油车间,到处是一派繁忙景象,工作人员说,项目正处于满负荷生产状态。

  这个全球单体规模最大、年产400万吨的煤制油项目,是该公司与浙江大学、天津大学等创新团队协同攻关的结晶,首创高温浆态床费托合成工艺,实现了煤间接液化的高油品收率和高能量利用效率,成套技术总体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在协同创新过程中,该项目在重大关键技术和大型装备、材料制造等多个领域实现“零”的突破,打破了国外垄断,对我国增强能源自主保障能力、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促进民族地区发展具有重大意义,也为宁夏首次摘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像宁夏这样的欠发达地区,取得这样大的科技进步实属不易。全社会研发经费支出从2018年的45.6亿元增长到2020年的59.6亿元;综合科技创新水平指数达到56.8%,迈入全国二类创新地区……在东西部科技合作机制的牵引下,宁夏科技创新“朋友圈”迅速扩大,国家技术转移人才培养基地、新材料研究院等一批研发机构、创新平台落户宁夏,“科技支宁”、院士专家宁夏行等活动带动60多个科技创新团队、100多位院士、7100多名创新人才参与宁夏科技创新。这种巧借东部力量、加快创新的“宁夏模式”也迅速在全国推广。

  不仅如此,今年3月,科技部、教育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等9部门联合印发《“十四五”东西部科技合作实施方案》,明确提出支持宁夏建设东西部科技合作引领区,引领形成东西部创新链产业链融合新路径,引领构建东西部科技成果产业化协同新模式,引领创建东西部人才智力合作新机制,打造东西部跨区域协同创新样板。

  实践证明,欠发达地区可以通过东西部联动和对口支援等机制来增加科技创新力量,以创新的思路和坚定的信心探索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东西部科技合作机制是欠发达地区破解创新难题、提升科技创新能力的‘金钥匙’,抓住了区域协同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牛鼻子,架起了一座让东部牵手西部、让西部走向东部的连心桥。”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梁言顺说。

  目前,我国已形成以地方各具特色的创新发展为基础、区域创新高地为起点,跨区域科技合作为纽带,创新城市和园区为支点的区域创新格局,东西部科技合作作为跨区域合作的旗帜,在合作方式上从点对点合作向多对一合作来发展。短短几年间,科技创新之花开始在西部地区绚丽绽放,一大批创新资源在西部聚集、一大批创新技术在西部转化、一大批创新成果在西部落地。

  “内蒙古出台‘科技兴蒙30条’政策,积极推动与北京市、广东省、中科院、工程院、清华大学、上海交大等建立科技性能‘4+8+N’合作机制,促进区内外创新主体共赢发展。近3年,内蒙古与区外高校院所、创新型企业合作共建各类研发机构68个,上海交大内蒙古研究院、北方农牧业技术创新中心、鄂尔多斯碳中和研究院、河套研究院、全球首个零碳产业园等纷纷落地,使创新合作的基础更加扎实。”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包献华说,区外优质的创新资源与内蒙古产业需求对接,一方面实现了高水平技术的推广应用和价值体现,另一方面提升了内蒙古产业的技术水平和综合效益,促进合作长久持续。

  “西部有难题,东部给答案”,东西部科技合作在互惠互利中实现合作共赢。浙江聚力打造东西部科技合作的“金名片”,强化理念互融、人才互动、技术互学、优势互补。

  近3年来,浙江就实现了“4个3”:与对口地区联合实施研发项目300余项、实现技术合同交易额超300亿元、培训科技人才超3万人次,带动社会资金投入超3亿元。“东西部科技合作有利于实现共同发展、共同富裕。未来,我们要进一步深化合作,实现东部拓展产业发展空间和西部加快产业振兴步伐的同频共振,为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实现共同富裕贡献更多的浙江力量。”浙江省副省长卢山说。

  此外,还有一大批科研院所积极发挥优势,主动对接需求,与西部地区共同建设国家科技力量,助力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清华大学高度重视以科技合作助力产业升级,‘十三五’期间与西部地区合作开展近500项课题,涉及智能制造、能源、环保等领域。”清华大学副校长曾嵘说,如与青海康泰机械公司研发世界最大吨位多功能压机机组,与内蒙古鄂尔多斯九泰能源公司建立全球首套万吨级二氧化碳制芳烃等试验项目,将空中水资源利用、水联网数字智能等西部急需的20项技术落地转化,累计产能超过30亿元。

  凝聚央地合力促进西部创新发展

  前不久,东西部科技合作工作推进会在宁夏召开,136个东西部科技合作项目进行了线上和线下的集中签约,累计签约金额近27亿元。另据不完全统计,“十四五”以来各地达成研发攻关、平台基地、人才交流等各类科技合作意向1400余项,涉及金额超过170亿元。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科技创新要在解决“结构”和“动力”上下功夫,为“平衡”和“充分”发展提供关键支撑。“要适应新形势、新要求,系统谋划新时期东西部科技合作重点任务。科技部将从完善工作机制、加大科技投入、促进平台跨区域合作、拓展科技园区合作、加强创新型城市群建设等方面大力支持东西部科技合作。”王志刚说。

  东西部科技合作已经成为提升区域创新整体能力的要求,要通过科技的要素、体制的优势,使东西部发展不平衡、东西部差距缩小,提升西部地区的区域创新整体能力。“十四五”期间,要通过“东部所能”为西部发展提供解决现实问题,利用西部市场和东部升级创造机遇,实现工程、项目、人才等领域的深度合作,真正解决共赢的问题。

  东西部科技合作要成为促进创新要素高效流动、重要集聚的桥梁。跨区域合作在方式上已经从点对点合作向多对一合作来发展,在新形势下,东西部科技合作要进一步活跃人才、技术等要素流动,向促进创新链和产业链跨区域深度融合延伸,对人才等要素要坚持不求所有、但求所用。

  东西部科技合作要成为组织实施战略科技任务的一个重要方式,要成为央地合作、合力推进地方创新的重要抓手。

责任编辑:崔兴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