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人民视听网!

人民视听网

友谊时光上市三年首亏 押注新游《凌云诺》拟收回巨额开支

  8月22日晚间,港股游戏公司友谊时光发布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中期业绩报告。2022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收益8.26亿元,同比减少0.8%;净亏损7296.2万元,去年同期为1.3亿元,同比转亏。

  这是友谊时光上市三年首次交出亏损的成绩单。而在此之前,该公司的业绩疲软早已有迹可循,2021年上半年及全年,其均经历了营收、净利润双双下滑的窘境。

 

  友谊时光于2019年10月上市,旗下产品专注女性向游戏,主要包括《熹妃传》、《熹妃Q传》、《浮生为卿歌》以及今年上线的《凌云诺》等。

  然而,业绩数据的每况愈下,暴露出了该公司游戏新老产品青黄不接的窘境。同时随着女性向游戏赛道玩家的增多,友谊时光面临的竞争也愈发激烈。

  上半年净亏近7300万元,老游戏收益回落

  财报显示,友谊时光今年上半年收益的同比下滑,主要是由于老产品收入的自然回落及新产品《凌云诺》的表现。

  公司对上半年转亏的原因解释称,第一是期内营销开支的增加,包括新产品《凌云诺》在本期间内上线产生的集中推广开支,以及集团整体品牌营销升级带来的相关开支;第二是老游戏随着生命周期的增长,相关收益有正常的回落;第三是期内持续保持较高的研发投入,主要是在核心人才储备、研发工具迭代及新技术探索等领域的投入。

  财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友谊时光销售及营销开支为4.7亿元,同比增长67.4%,主要是由于新产品上线初期产生的集中推广开支所致。而其研发费用为1.69亿元,同比减少5%。

  由此可见,老产品的收入回落加之为新游投入高额的销售及营销开支,成为了该公司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而这一问题在2021年已有所显现。

  友谊时光2021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均大幅下滑。2021年实现收益总额约为16.2亿元,同比减少约25.9%;年度净利润约2.8亿元,同比减少约45.3%;经调整的年内净利润约为3.1亿元,较同期减少约38.6%。

  在解释2021年收入下降时,友谊时光也指出,原因包括受产品排期安排影响引致年内无大型新产品上线及老产品收益随生命周期影响有小幅度正常回落;研发相关投入增加,同时进一步加强人才培训体系建设、提升办公环境及日常福利;及因股份奖励计划引致计提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的增加。

  而纵观其近五年来的业绩,也可以发现,友谊时光2021年的大部分财务数据呈下滑趋势,均不及上市前的表现。由此可见,2021年未有能够创收的新游上线对于友谊时光来说损失较大。

  其所谓的老产品,主要包括《熹妃传》《熹妃Q传》《浮生为卿歌》等,上线时间分别为2015年、2017年、2019年,运营时长均已超过3年。

  互联网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对蓝鲸TMT记者表示,新老作品青黄不接和单爆款产品盈利难题,都是此类中小游戏公司的发展核心问题。同时,友谊时光的游戏有典型的“开局即巅峰”特征,导致上线数据极佳,但难以持久;在版号趋严的大背景下,更容易进入青黄不接的状态,缺少“长期饭票”。

  巨额营销之下,《凌云诺》能否接过营收大旗

  在此情况下,新游的表现至关重要。

  友谊时光在财报中表示,基于《凌云诺》当前的良好表现,董事会相信其将在2022年下半年逐步回收前期开支。

  据官方介绍,《凌云诺》是一款国风社交手游,玩法包括诗画社交、羁绊养成、华服装扮等。游戏期间角色和玩家、玩家和玩家之间会由同窗、入仕等原因产生交集,进而引发社交关系。同时,游戏还有轻量化的战斗以提升真实感。

  该游戏于2022年1月20日开始全平台公测,上线首日获得苹果AppStore首页Today推荐,曾在中国大陆iOS游戏免费榜排名第一。不过,此后该游戏排名下滑。

  七麦数据显示,8月22日,《凌云诺》在中国大陆iOS游戏免费榜排名在114名,但在细分品类卡牌、角色扮演上,排名在20名以内,总体成绩表现并不算十分亮眼。

  根据友谊时光的财报,《凌云诺》上线产生的集中推广开支较大,相关广告也频频出现在用户量较大的各个平台渠道中。

  不过,从评分来看,该游戏近期在游戏社区TapTap上的评分较低,截至8月22日,该游戏评分6.2,最近7天的评分仅为3.4分。不少游戏时长100小时以上的用户评价认为,这一游戏存在逼氪、创新度不够、游戏体验较差等问题。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友谊时光在2021年上线过新游《此生无白》。不过2021年的财报数据透露,这一游戏对收入的贡献并不大。

  《此生无白》是一款国风仙缘社交手游,是该公司为女性打造的首款仙侠恋爱题材手游。目前已上线超过一年,但表现平平,几乎没有存在感。

  而除了《凌云诺》外,友谊时光还储备有一款颇具知名度的IP游戏《杜拉拉升职记》。这款游戏于2020年9月1日获得版号,但时隔两年至今仍未上线。

  据官方披露,该游戏今年7月6日—7月16日期间进行“绽放测试”,所有玩家总时长达到近11万小时。不过,这一IP的小说、电视剧和电影上线距今已有十年之久,届时能否顺利吸引并留住玩家还存有不确定性。

  财报显示,友谊时光的游戏储备中,还有一款传承于《浮生为卿歌》的女性向古风手游《代号:FS2》作为公司战略性旗舰产品,但目前相关介绍不多。

  此外,记者发现,该公司还代理了不同类别的游戏,试图以此来拓宽旗下游戏品类与风格,具体包括偶像题材模拟养成手游《少女偶像派对》、二次元放置卡牌手游《星之少女》、动物保护题材策略卡牌手游《代号:G》等。

  女性向游戏赛道竞争愈发激烈,友谊时光面临强敌待破局

  友谊时光作为自成立来便专注女性向手游的游戏公司,近年来随着相关游戏的火热迎来了较多关注。

  不过随着赛道玩家的增多,友谊时光面临的竞争也愈发激烈。据不完全统计,腾讯、网易、米哈游、三七互娱、完美世界、吉比特等数十家游戏大厂均已入局。

  而就在友谊时光新游《凌云诺》上线日期前近1个月内,网易、腾讯就分别推出了《绝对演绎》、《璀璨星途》,三款游戏几乎同期竞争。

  与此同时,中国女性向手机游戏市场的规模也在逐渐增大。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称,2023年,中国女性向手机游戏市场的规模有望达到958亿元。

  不过,目前市场上大部分女性向游戏同质化较为严重,基本围绕着宫廷剧情、恋爱互动、换装搭配等元素,玩法单一且有一定局限性。

  也有观点认为,女性向游戏未来的市场规模被夸大,所谓蓝海却仍较为小众。

  从数据来看,整个国内游戏市场发展渐缓,用户总量触及天花板。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与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965.13亿元,同比增长6.4%。虽然收入依然保持增长,但在宅经济效应逐渐衰减、爆款产品数量下滑影响下,增幅较去年同比缩减近15%。

  报告同时显示,2021年中国移动游戏用户规模达6.56亿人,同比增长0.23%,用户数量渐趋饱和。而在收入排行前100名的移动游戏中,主要以角色扮演类游戏、卡牌类游戏和策略类游戏为主,占市场份额将近一半。

  张书乐认为,女性向游戏市场只是个小众市场,最多能够达成小富即安的状态。

  “所谓女性向网游可以挖掘女性玩家蓝海、市场规模百亿之类的言论不过是无稽之谈和诱惑资本市场的‘PPT’。本质上,女性向游戏吸引女性玩家,是为了让更多的男性玩家涌入,形成黏性,至于画风唯美、主题以女主为特色,或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恋爱风,不过只是让女性进入、驱动男性跟风的一种噱头,且这种内容的持续性不足,加上风格单一、很容易审美疲劳。”张书乐表示。

  对于持续探索女性向游戏的友谊时光来说,张书乐认为破局的关键,不在于锁定所谓女性向游戏公司的定位,而是锁定独有之故事、独有之画风、独有之高粘性用户、独有之游戏体验,去挖深挖宽游戏赛道。(来源:蓝鲸财经)

责任编辑:崔兴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