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人民视听网!

人民视听网

帮忙?结果帮成了被告 华录百纳与韩后爱恨情仇(之一)

2013年8月20日,新锐化妆品品牌韩后,凭借有《南方都市报》的一则“天下无三”的广告而众人皆知。随后推出“919爱购节”---韩后一个护肤品牌的购物节。

当小蛮腰艳光四射的韩后品牌巨幅广告发出时,王敢敢离经叛道的另类营销,使得本是小家碧玉的韩后,迅速成为耀眼的化妆品明星!一时间,韩后化妆品品牌风光无二,真可谓“天下无三”了!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韩后最亲密的“爱人”--韩后系列品牌广告总策划,上市公司华录百纳一变脸就把韩后从小蛮腰的高处扯了下来,使一个即将飞翔的雏鹰折戟资本市场,继而陷入困境。

韩后,曾经我心飞翔的雏鹰

韩后成立于2005年,前身是广州十长生化妆品有限公司,主要立足于二三线市场的日化精品店渠道,发展迅敏。当时已是国内化妆品牌的第二梯队第二名,仅次于温碧泉。2010年,韩后品牌全国有效销售网点已经达到4000家,拥有终端形象网点近3000家。2010-2012年,韩后的营业收入规模分别6000万、1.5亿、3亿,连续三年以翻倍的速度增长,成绩在行业内非常亮丽。代言是韩国知名明星全智贤,旗下拥有六大护肤品牌。

新锐的品牌不仅吸引了年轻人消费,也同样吸引资本。2013年的广告效应,只不过是资本进入前的一次热身。

2013年,可以说是韩后的转折点。正如它之前在南方都市报刊登的噱头广告“919”。919(搞一搞)的背后,离不开两把火——蓝色火焰与喀什蓝火。

据说蓝色火焰的董事长胡刚与王国安(韩后董事长)相识于2012年,或许更早——看官网的品牌故事,早在2009年,韩后的代言人是韩国明星李泰兰。牵线明星代言的应该是胡刚的广东百合蓝色火焰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被北京华录百纳影视股份有限公司收购,改名为广东华录百纳蓝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色火焰”)。韩后的广告业务与营销策划,2012年开始由胡刚的蓝色火焰及喀什蓝色火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喀什蓝火”)全权代理。

此后几年,韩后经大量广告投放,综艺节目、电视、杂志栏目等宣传效应下,知名度与营业收入规模继续放大,并在2014年获得国内著名风投机构红杉资本的A轮投资1亿,随后2015、2016年红杉继续B轮与C轮共追加1亿,红杉三轮投资合计2亿,当时韩后营业收入达10亿,估值16亿。

2018年,韩后更得到华仁药业的青睐,拟通过重组并购进入二级资本市场,2018年10月16日,华仁药业披露了《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提示性公告》,拟收购韩后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股权。并于同年11月2日向韩后董事长王国安支付了股权收购诚意金3000万元,含有6个月期限的排他条款。

一切看来都是那么美好与顺利,华仁与韩后的资产重组已被业内认为板上钉钉。谁都不曾想到,在不就后的2019年2月1日,华仁药业竟会发布一纸公告称:因韩后与北京华录百纳影视股份有限公司下属公司广告合同纠纷诉讼等事宜尚未解决,华仁经与韩后友好协商,决定暂缓推进收购事宜。韩后公司资本梦就此夭折,到底幕后又有多少惊天动地的故事?

帮忙?帮成了被告

让韩后就此罢兵资本市场的罪魁祸首便是此前一路与韩后相伴的广告供应商,华录百纳的全资下属公司---广东蓝色火焰与喀什蓝火。

华录百纳在A股被界定为“美的系”上市公司,公司董事长方刚此前曾在美的集团担任营运与人力资源总监。公司于2012年2月9日在A股创业板上市,截至目前公司前三大股东分别是盈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华录集团有限公司、何剑峰。何剑锋是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独子,美的集团股东之一,盈峰集投资控股集团的法人代表兼控股股东。华录百纳上市后,于2014年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蓝色火焰,蓝色火焰对华录百纳对赌业绩承诺。根据华录公告称,蓝色火焰自2014年至2016年完成业绩承诺并累计实现净利润7.65亿元。顺利完成业绩对赌的胡刚和蓝色火焰似乎可以长舒一口气,市场上更不乏对该并购重组事项的赞誉和美名。然而,顺利完成业绩对赌的过程并非坦途,更多的是荆棘满途,过程不乏对合作伙伴的业务牵绊与利益损害。

韩后与蓝色火焰于2012年开始广告业务合作,开始阶段双方公司因财务上的不规范,为日后的费用纠纷埋下了祸患。2014年,蓝色火焰被华录百纳进行收购,随之而来还有沉重的合计7.65亿元业绩承诺。念及曾经友好的合作关系,韩后在随后三年内依然坚定地选择与蓝色火焰合作,成为蓝色火焰完成承诺业绩的重要助力。然而没想到,随后在2018年,韩后得到的回报却是来自蓝火的起诉书。

因华录收购蓝色火焰,财务审计发现蓝色火焰对韩后的应收款项长时间挂帐未实行催收,要求韩后按公司挂账情况结清应收帐款。而韩后实际已付给胡刚指定的私人帐户款项未能收回,以致于拖延了公帐的结算。为此,在2018年7月蓝色火焰与喀什蓝火两公司一纸诉讼递向法院。

而韩后的诉讼缠身也使得华仁药业叫停了对其的收购。2018年10月,华仁药业拟收购韩后,在尽职调查过程中发现因韩后与北京华录百纳影视股份有限公司下属公司广告费用合同纠纷诉讼等事宜尚未解决,最终华仁药业于2019年2月发布公告宣称搁置收购事宜。

相应地,华录百纳在财务上,也因此将面临2019年度大额的坏账计提风险。2017年蓝色火焰实现净利润9846.08万元,同比下滑约70%,2018年“蓝色火焰”发生巨亏,其中子公司喀什蓝火与北京蓝火2018年1-10月合计亏损4.77亿元。最终,华录百纳于2018年12月26日通过股东大会决议将喀什蓝火以及北京蓝火作价410万出售,同时由接盘方承担1.13亿元的股东借款债务。

至此韩后对胡刚的“两把火”的业绩帮助,不仅未能使其烧旺大股东华录百纳,还使自身陷入了被动局面之中。

爱恨情仇情未了,试看韩后如何消受

在资本市场重组遇挫的韩后,为摆脱被动局面作出反诉,于今年初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要求被告人广东华录百纳蓝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偿还8253.6746万元;被告人喀什蓝色火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偿还5800万元;合共约1.4亿元。由于在上述业务款项发生期间,华录百纳还是蓝色火焰与喀什蓝火的控股股东,因此不得不涉案其中。

本来前景光明的年轻本土品牌却因卷入与华录百纳子公司蓝色火焰的费用纠纷,而平白错失了自身的发展的大好机会。甚至因身陷官司而曾被冻结银行账号,使其资金流动性一时陷入巨大困境。除此以外,韩后曾向华录百纳及蓝色火焰出让物业以冲抵债务,实则却是被华录百纳要求,配合完成其子公司蓝色火焰为达成业绩承诺而进行收入虚增所造成的财务窟窿。而华录百纳对该物业进行了查封直至该物业被转让,此举对韩后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经此纠纷,韩后一度落入艰难困境却无处求援,与华仁药业的联姻也变得遥遥无期,“小蛮腰”上再无亮起韩后的招牌,一时间韩后化妆品暗淡无光!

正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据知情人透露,随着华录百纳的实际控制人的变更,韩后与华录百纳从“亲密朋友”逐渐转化为“形同路人”,一个是纯现金上市公司,一个是曾经的知名品牌,火星与地球之间的碰撞似乎一触即发。

帮忙?结果帮成了被告 华录百纳与韩后爱恨情仇(之一)  https://www.toutiao.com/i6809806480770859524/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