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人民视听网!

人民视听网

偷逃税款达8.9亿元,举报者张进却被判刑14年

实名控诉:张绕臣 身份证:32010619551207163X 电话: 18036533999

张进是南京市建邺区人。两年前,当他掌握了吕义雄的公司偷逃税款高达8.3亿元并为此进行实名举报之后,上海奉贤区公安局竟然超越管辖权带走了张进。
偷逃税款被举报,关键是要举报者住口。吕义雄勾结上海奉贤区政府的个别官员制造冤案,要通过判刑14年的办法让张进就他的偷税漏税的举报行为进行封口。
上海方面抓捕和将张进判刑,程序上真的没有问题吗?
张进被指控犯了职务侵占罪判刑14年,此案是不是冤案?
吕义雄和他的公司偷逃税款高达8.3亿元,其成功实施了“灭口”计划,他就此能逍遥法外了吗

电商传奇领军人物张进被判刑14年

上海市奉贤区检察院对张进涉嫌所谓的职务侵占罪进行了指控:
“2013年至2017年,张进在负责经营管理苏雪达公司、 苏瑞达公司")期间, 隐瞒公司快递费用的实际支付情况,虚构快递费按每单人民币8 元的结算价格,伙同其妻子以支付快递费名义大量套取公司资金共计6000余万元,将公司资金用于个人投资、个人经营私人公司、个人购房支出等。”
张进对公诉机关的指控不认可,认为自己根本不构成职务侵占罪。
事实上,本案的管辖地应在南京市建邺区,不在上海市奉贤区。苏雪达公司的注册地和张进的居住地均在南京市建邺区,本案犯罪行为的发生地和结果地也在南京市建邺区。奉贤区公检法部门对此案件无任何管辖权,实属违法跨省办案。
而在指控中提到的另外几点问题,张进方律师拿出了详实证据,证明张进不存在任何职务侵占行为,而奉贤区检察院对此“选择性”忽视。
一、上美公司实际经营人吕义雄就苏雪达公司网上销售快递费每单8元是约定好的,由财务总监翁德华精算出来的,苏雪达公司一直按照8元每单执行,张进从中获取的利益属于个人合法收入。
二、开设三家游戏公司及苏雪达公司代发游戏公司员工工资,均系吕义雄同意,虚构淮安仓库6、7名员工并领取工资至张进母亲卡中,系为解决仓库的临时用工问题和购买不能开发票的小物品问题,与职务侵占无关。
所有的事实都被上海市奉贤区法院否定,2019年11月2日,奉贤区法院一审认定张进构成职务侵占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三百万元。

吕义雄拒绝给垫付了两千万的张进任何分红

2012年初,张进接到韩束董事长吕义雄的邀请,在南京一同创建了江苏苏雪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那时的张进并不知道,这是他所有噩梦的开端。他答应的,是一个魔鬼的邀约。
吕义雄邀请张进,创建江苏苏雪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主要工作内容是在电商平台销售韩束及旗下品牌产品。
当时的股权份额配比是,股东上海极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吕义雄名下公司)持有51%股权,股东张进持有49%股权。吕义雄以成本价提供货品,张进负责苏雪达日常经营工作,吕义雄负责管理财务。
吕义雄允诺张进:如果将“韩束”这个品牌打响做大,他将给张进一定份额的韩束品牌股份,让张进放弃经营自己原本在化妆品类目排名数一数二的淘宝店铺。
由此,张进将韩束当成自己的品牌来做,全身心投入到苏雪达公司的管理运营中。
在“苏雪达”成立之初,吕义雄除了将货物直接运送到苏雪达仓库,并且要求苏雪达将全部销售额作为回款,回到韩束公司。而苏雪达的日常支出和运营费用,都由张进个人垫付。所以在苏雪达15年盈利之前,张进独自垫付了约两千万左右。
张进通过多年经销各类大牌化妆品得到的经验,对化妆品类的研究很深,给韩束重新进行定位,找准了主推的产品“红BB霜”。并自己找设计团队,将韩束的所有产品都重新制作了宣传图和详情页图片。一段时间的运营后,韩束在电商平台的知名度越来越高,电商销售额远超过韩束其他渠道销售额的总额。
从此之后,苏雪达公司快速崛起,已经迅速全网运营,消费群体达千万人,跃居国内美妆行业前三名。苏雪达公司自成立以来纳税超5千万元,巅峰时期吸纳就业人数超2000人,共缴纳社保逾千万元。
然而就在2017年8月31日,韩束董事长吕义雄趁张进夫妇带公司高层外出团建时,令人从上海赶到南京,连夜砸开“苏雪达”大门,拿走公司所有财务资料、转走公司所有项目,几乎将整个“苏雪达”扫荡一空。当张进夫妇归来时,“苏雪达”已然只剩空壳。
吕义雄在2012年与张进合伙时没有想到,电商领域会有这么大的商机,几乎占据了韩束所有营业额的百分之七十。吕义雄其人生性多疑,不愿意让电商这块“肥肉”落在外人手上。
合作半年吕义雄就提高了韩束提供给“苏雪达”的货品价格,以经销商价格供给“苏雪达”。也就是说,他供货时,赚一笔“供货价”和“成本价”的差价,再分一次他作为股东,“苏雪达”的销售利润。这完全违背了合作伊始双方的承诺。
自苏雪达成立至今,从未分红过一次,因为所有利润都被吕义雄以罚款之名和其他卑劣手段,全部提走掏空。
就“苏雪达”业务被掏空转移后该如何善后问题,张进多次试图与吕义雄沟通商讨,吕义雄均不出面。

吕义雄偷逃税款8.3亿元必须让举报者张进“住口”

张进涉案的苏雪达公司的住所地在南京市建邺区,张进本人的住所地、社保缴纳地、犯罪行为实施地(如有)均在南京市建邺区。而苏雪达公司是独立的法人,财务上独立核算,业务上独立经营管理。
根据法律相关规定,张进犯罪与否,案件的管辖地在南京市建邺区,奉贤区公安局对本案无管辖权。
可是,上海方面为何要超越管辖权来侦办此案呢?
2018年3月20日,上海奉贤公安分局在铁路公安的协助下以”刑拘在逃”为名,将正在会客的张进直接从公司带走,连夜送往上海市奉贤区看守所强行羁押,罪名为涉嫌“职务侵占罪”。
为什么吕义雄要借上海相关部门之手来对张进下手呢?
原来,张进掌握了吕义雄名下多家公司有偷逃漏税、虚开巨额增值税专用发票,涉案高达8.3亿!
国税部门有人给吕义雄方支招:只要实名举报的人消失,这个问题就不会调查,这个人消失十年,就十年不会调查。
为了阻止张进的实名举报,吕义雄与奉贤区公安分局勾结,违法跨省抓捕了张进。
张进被跨省违法抓捕,案件是如何侦办的呢?
吕义雄派法务来到南京所谓收集“证据”,采取重金收买“伪证”!
经侦部门在在办案过程中,竟然允许韩束法务周倩静陪同一起与证人谈话诱供。一老员工私下找到张进的妻子,告诉她韩束开价几十万元,让他伪证张进曾赚取快递费差价——他没有同意,但有人同意了。
更重要的是,上海束美化妆品有限公司与苏雪达公司是白纸黑字的经销合同关系,张进与韩束也从未产生过聘用关系,何来“职务侵占”一说?而奉贤公安巧立名目,以苏雪达公司在财务上、业务上受总公司上海束美化妆品有限公司指导和安排,是总公司的一个销售部门为由,强行羁押张进,拒不将案件移送至有管辖权的南京市建邺区公安机关。
而上海束美化妆品有限公司注册地在上海市奉贤区,且还是当地的龙头产业,而吕义雄作为其董事长他主要人脉资源也集中在奉贤。
这是整个案子彻头彻尾最大的疑问!倘若张进真的有罪,那到底为什么,一个本就属于南京的案件,韩束要以种种手段将管辖地改为上海奉贤?
张进的辩护人曾向奉贤公安分局、奉贤检察院就管辖权提出申诉意见,奉贤公安及检察院均未予理会。

呼吁二审法院倾听张进家人呼声确保司法公正

程序违法导致了严重后果,张进蒙冤被羁押在上海市奉贤区看守所之后,本案根本无关的个人财产被冻结。
张进父亲为了给老伴治病、支付两个孩子的基础生活教育费用,将个人房产抵押给小贷公司,借款得来100万元。
这个房子是张进父亲从部队转业后工作分配的,和整个案件完全无关。奉贤区公安机关竟然将这笔救命钱无故查封。
张进父亲向上海一中院提交了申诉书,恳请上级法院监督纠正奉贤区公安局的错误冻结行为,依法解除冻结个人正当财产。
可是至今,这笔钱仍然是被查封冻结状态,甚至张进家属连任何正面回复都没有收到过!
一审宣判张进犯职务侵占罪,有期徒刑14年。在律师提供了张进无罪的关键证人后,奉贤区法院也不向证人核实案件事实,在判决书中从未说明过未采信这份关键证据的理由。庭审结束后,一位人民陪审员找到了张进家属,语气沉重:“你们一定要积极上诉啊,你们这个案子……太冤了!”
现在,此案进入二审阶段,张进的家人强烈呼吁法律的公平与正义之光能够照耀到上海司法机关,希望二审法院公正司法,还张进一个公道。同时呼吁国家税务机关认真审查吕义雄的税务问题,让真正的违法者受到法律的惩处!

 
 
 

注:本文转载于微信公众号“公理之下正义不朽”

来源:https://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QhEWf8P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