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人民视听网!

人民视听网

山西尧都金殿镇黑恶势力仍猖狂 举报落实遥无期 严惩幕后保护伞

实名举报人:徐海荣

电 话:15135367196

关于以下内容的真实性,法律责任由我全权自行承担。与任何人及事物无关。

特此声明

2018年10月,我们将尧都区金殿镇城居村黑恶势力的具体材料举报到中央巡视组,其中5项内容已被有关部门落实,现在近一年时间,事情远远没有结果。

谁在阻挡国家打击黑恶势力的脚步?

谁在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我们将向中央纪委监委,山西省纪委监委,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澎湃新闻、新京报、华商报、南方周末等媒体实名举报。

以下为具体举报内容:

被举报人:张峰云,男,汉族,54岁,住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金殿镇城居村一组。

张江云,男,汉族,50岁,住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金殿镇城居村一组。

张华云,男,汉族,46岁,住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金殿镇城居村一组。

张建云,男,汉族,52岁,住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金殿镇城居村一组。

张云彪,男,汉族,40岁,住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金殿镇城居村一组。

张关锁,男,汉族,78岁,住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金殿镇城居村一组。

山西省公安厅扫黑除恶专项治理办公室:

尊敬的各位领导,您好。

我们是临汾市尧都区金殿镇城生活的普通老百姓。今天,我们怀着极其愤慨的心情,给上级领导实名举报长期盘踞在金殿镇城居村附近,以张峰云为首的村霸恶霸和家族黑恶势力集团。几十年来,张峰云及其一家弟兄依托在金殿镇城居村中的家族势力,欺压百姓,鱼肉乡邻,横行霸道,无恶不作,利用长期霸占的城居村村支书和小队队长等职务,形成了以张峰云为首,其父亲张官锁、其弟弟张建云、张云彪、张江云、张华云等人为骨干成员的家族式黑恶势力团伙,在乡里村里劣迹斑斑,人尽皆知。寻衅滋事、殴打他人、敲诈勒索,强取豪夺,违法犯罪事情屡有发生。大肆侵吞集体土地、私采盗挖沙土资源牟取暴利、骗取高速高铁土地补偿款、侵吞贪污村集体资金、盗伐林木等一系列重大违法犯罪问题无人敢管。我们作为普通老百姓,无权无势,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和举报过,均被张峰云等人利用金钱和关系网一一摆平。村民们深怕遭其毒打和报复不敢出声,对他们所做作为敢怒不敢言。现在国家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整治活动,严惩盘踞在农村的恶霸势力和家族势力,我们作为受害者,必须站出来揭发张峰云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才能还我们普通百姓一个公道,下边我们把张峰云黑恶势力集团的违法犯罪问题的问题向各位领导如实举报如下:

一、寻衅滋事、殴打他人、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问题。

2014年11月,金殿镇杜家庄村人杨梦龙开车在回家的路上,在坝上行驶过程中,对面开来了一辆车,杨梦龙把车往右边打方向试图避让,可是对面车直接停在杨梦龙车前方,下来一人叫杨梦龙往后倒,看见是城居村书记张峰云,杨梦龙知道张氏家族在村里横行霸道,赶紧把车往后倒,等张峰云的车过去杨梦龙才往回走。可是没想到,杨梦龙刚到家,就听到有人骂他,就出去看,刚到大门口就被张峰云拿一把菜刀砍伤,这时他父亲和媳妇把他拉到院里,把大门关上,打了报警电话,后来经法医鉴定为轻伤。第二天他家的电无故被人剪断,经打听才知道是张氏家族的老五张华云把电线剪了,他们也不敢问,也不敢追究,后来案件到了检察院,他们也不敢要赔偿,张峰云等人没有得到任何惩处。

2、2010年7月,张峰云兄弟在城居村路段设黑卡子收费,强行向过往车辆勒索钱财。尧庙镇下靳村人张钢柱和他儿子张文建开车拉的石子在经过城居村路段时,被城居村张氏家族老三张建云、老五兄弟俩拦住,收过路费,张文建不给,他们拉下车就打,口中还骂道“不给就把车砸了,本村的车过还得给钱呢,你算个什么东西?”这还有法律么?凭着张家老二张峰云是城居村书记,这路就成他们张家的了,私设路卡,这就是典型的村霸、恶霸,打的他父子俩都住了一个月院,后鉴定为轻伤,儿子被打成脑震荡,到最后没人给他们赔偿,事情也没有处理。张钢柱:18235775330

3、2011年7月,金殿镇城居村人刘斌开车从滩里往回走,刚走到高速路桥口,被村书记张峰云拦住,手里拿着一块石头,口中一边骂着刘斌,一边就拿石头砸到刘斌车上,刘斌不敢惹人家,赶忙把车开走。过了几天,张氏老五又跟了两个人到刘斌家扇了几巴掌,张氏家族在村里是想打谁就找借口要打谁,在村里每届选举都会找各种理由扰乱会场,在村里寻事滋事无人敢惹。

4、于临霞,金殿镇城居村人。2007年因城居村队里的地被淹,河路不通,导致几十亩地被淹,当时张峰云是村支书,于临霞向他反映地淹的情况,他不问青红皂白就把于临霞打了一顿,骂于临霞“淹就淹了,管我啥事”。作为一个村支书能说出这样的话,就不配当十几年的书记,十几年的书记由一贫如洗的人,变成了上千万的村里首富,全是村民的血汗钱。低保由自己说了算,全是亲朋好友,真正的贫困户没得到一分钱,每年国家分给村里的面粉,全都卖了。

5、秦建春,住尧都区城内。2012年秦建春公司承包的汾河生态治理项目城居施工段,准备开工时,张峰云为首的张氏兄弟在城居村必经之路设卡收费,不让给工地拉运通过,条件是工程所有工地让他干了才能让过,并且价格必须由他定,当时秦建春在这个标段负责,多次和张峰云沟通无效,导致工程不能正常完工,在无奈的情况打报警电话,当民警到达现场就不见人影,民警走后又照常拦车,最后张氏家族直接焊了个架子把路拦住,在一边看着,司机掏钱就过去开栏杆,就这样收了一年多的卡子费,实属敲诈勒索。

6、周建琼,四川人。2012年,临汾市进行汾河治理的时候,周建琼我在杜家庄路段承包了一段工程,当时把汾河的沙子堆放在高铁桥下面,有几万方的沙子,后来张峰云想要低价要沙子,他不给,张峰云就叫他家老二把路堵了,要过就给十万块钱,不给就别过,周建琼一个外地人也没办法,逼得最后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得把沙子低价处理了。

7、师苏虎,金殿镇城居村人。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时,村里提倡抗震救灾捐款,师苏虎给城居村村委会捐了二十块钱,可后来公布名单上没有他的名字,他就问当时的干部张峰云怎么公布栏上没他的名字呢。这下就惹怒了村支书,第二天一大早师苏虎正在家睡觉,还没起床,张峰云就到他家里把他打了一顿,又把他老婆推了一跤,当时腿骨折了,家里没钱看病,就这样在家里养着,到现在走路腿还疼呢。后来又过了几天,师苏虎在路上走着,张峰云又开车撞,书记下了车就拿石头砸师苏虎,他没敢吭气,张峰云口中骂道“老子那一天不高兴就拿刀子砍死你,老子见你一次打一次”,到现在师苏虎一家都不敢见人家张村霸,像这样的情况村里被打的人多呢,都是敢怒不敢言,人家张氏家族在村里势力太大。

二、以张峰云为首的家族性黑恶势力长期把持城居村基层政权期间,大量侵吞村集体、村小队集体土地,霸占据为己有或变卖后谋取私利。

1、位于城居村张长玲房南有村集体1亩多地,2013年前后,张峰云以堆放护坝石头需要临时占用该地为名,将该1亩地据为己有,经村委干部多次催促,其不予腾地,被张峰云霸占至今;

2、地块位于城居村滩里靳华军院墙外东侧,村集体的5亩多地,2013年,在张峰云的指使下,其弟弟张江云将该地霸占据为己有,一直用于自己堆放沙子,现仍有7、8千方沙;

3、位于城居村蛤蟆埝的3亩多地,1993年前后,张峰云在担任一队队长期间,和其兄弟张建云将该地私自霸占据为己有地,并给张建云打成了6间的宅基地,剩余由张建云栽了杨树,现在仍然归其弟张建云掌控;

4、城居村界子河原有城居村一队里4亩多的耕地,据查全部为一队的提留地,2015年前后,张峰云将该地强行霸占据为己有后,改造成了自己家的宅基地,并建成3排房子,其中前边两排分别卖给了金殿村的村民,卖房款获益40余万元,后一排由张峰云为自己建成一栋豪华别墅,供其居住;

5、城居村一队位于安门前的4亩多水地,据查原为一队的提留地,2016年,为霸占秦苍福家的1亩多地,用以建自家坟地,因为张峰云母亲的坟地在秦苍福家地里,私自将安门前4亩多水地偷偷与秦苍福的1亩多地进行了交换,从而霸占了这块坟地;

6、一队原有的打麦场3亩多地,张峰云在2013年前后霸占后,其中1亩多地给了其弟弟张建云建房,为张建云盖了6间房屋,剩余1亩多地分别给了张峰云的表弟张永杰、张志强和一队原来的队长田振海占用建房,其三人也分别建成一排5间的房院;

7、张峰云在城居村村西房院对面的,原来一队 1亩7分多的提留地,其父张官锁在张峰云的指使下,强行霸占全部改成了自己家里的的宅基地,随后张官锁在 2002年在该提留地上建房5间,2015年又建成一排5间的彩钢房,剩余的空闲地基,以上全部由张官锁和其一家控制和占有;

8、城居村村民李记青房西的7分多地,据查也是一队原有的提留地,现被张峰云弟弟张江云霸占后据为己有,成为自己的宅基地,在该地后边还有一队里一亩多地,现被张峰云另一个弟弟张云彪霸占,改成了7间的地基;

9、李记青房院北边 6分多地,也是一队里的地,被张峰云父亲张官锁打了地基,霸占一直占有。

三、以张峰云为首的村霸团伙,私挖乱采,私自在村河滩等地进行偷沙取沙,获利数千万元,构成刑事犯罪。

1、2008年张峰云担任村干部期间,为了盗沙取沙进行非法牟利的犯罪目的,伙同其弟弟张江云,以城居村村委会的名义与张江云签订《土地承包合同》,以每亩80元的价格,将城居村东滩30亩的土地承包给了张江云,实际占用东滩土地为45亩,其名义为修建鱼池,实际是为了掩人耳目,霸占土地后进行挖沙取沙,进行私挖乱采,现已造成十余亩土地严重损坏;

2、2007年前后,为了挖沙牟取暴利,在村东南大运高速旁的滩涂地,使用殴打、驱赶等暴力手段,将在此进行开荒的高茂红、许怀兴、许三元、张玉子等村民强行赶走,将开荒的500多亩滩涂地强行据为己有,并在此进行非法挖沙,获利数千万元。

四、侵吞村集体资金、骗取国家土地补偿款等犯罪问题。

1、2010年,张峰云担任村支书期间,张台铁路、大西高铁城居村路段为城居村集体的占地补偿款200多万元,在村内没有进行任何开支的情况下,从村委账上不翼而飞,村委多次要求张峰云交账,其不予配合;

2、张台铁路、大西高铁向城居村进行赔付土地补偿款过程中,私自将村集体的土地写到自己亲戚名下,向张台铁路项目部、大西高铁项目部骗取了土地补偿款,其中张建云非法获利283000余元,张华云妻子武永丽(张华云系张峰云之弟)获利26600余元,张云彪获利30600余元;

尧都区西南环道路城居村路段向城居村委会的赔偿款被张峰云占有,至今不知去向,不向村里交账。

五、张峰云黑恶势力盗伐林木、私设关卡等犯罪问题。

1、2011年,在张峰云指使下,将大运高速城居村路段绿化带200余株杨树盗伐,非法获利十余万元;

2、张峰云黑恶势力团伙将城居村滩里400余米道路两旁的杨树全部私自盗伐,进行非法获益;

3、2013年,百里汾河生态绿化带城居村沿线进行施工期间,张峰云纠集其弟张建云等家族势力在村口进行私设关卡,向所有施工、拉料车辆强行收取过路费,时间长达半年之久,并多次发生打架斗殴事件。

综上,张峰云担任村支书一把手期间,形成了张峰云为首,父亲张官锁、其弟弟张建云、张云彪、张江云等人为骨干成员的家族性黑恶势力,可以说在村里一手遮天、无恶不作、人尽皆知、民怨民愤极大。现在国家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严厉打击农村的家族恶霸势力,维护农村基层政权的稳定和安全,保证村集体能够正常开展工作,我们认为必须打倒一切歪风邪气,铲除一切黑恶势力,才能还我们城居村一片蓝天,还城居村百姓一个公道,为此,特将上述材料上报给上级机关,请上级机关及领导能够在百忙之中关注此事,为我村及村民排忧解难,谢谢。

举报人: 徐海荣

张跃平18234726952

张文平 13203579874


原文http://www.hbsztv.com/baiye/jjdt/2019/0821/788245.html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