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人民视听网!

人民视听网

河北衡水:谁能来替马国芳主持公道

文/图:环诚

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北滏阳村民53岁的马国芳,面对着本网的采访调查了解,诉说家庭分配房屋、宅基地的前因后果和父母、兄姐之间的事。

房子的由来和分家,马国芳共兄妹四人,父亲马洪祥在市供销社上班,在1998年因病去世;大哥马国栋在市搬运公司工作,2005年去世;二哥马国柱,在市卫生学校任副校长(副县级);母亲高大秀和大姐马国尊以及马国芳系农村户口,生活居住在本村,1980年村里分配宅基地,马国芳和马国尊姐妹俩按规定,享有该村的宅基地,当时其大哥在村享有宅基地,其二哥马国柱工作户口不在本村,在取得新宅基地后,父母在1981年,分别给马国尊、马国芳姐妹俩各建正房三间,并伴有各自的邻居,至此,他们家共有房院四个,待建宅基地一处。

1986年居住在市石油公司家属院的马国柱,想回北滏村居住,其父母想让他住老宅北房西间(父母住东间)马国柱嫌家里脏乱,执拗不过,只有让他居住在,马国芳应享有的宅基新瓦房。

1990年,兄妹四人都已成家立业,各自都有家庭孩子,马国芳的父母,将4个孩子召集在一起,说起分配房屋的事情,并定下规矩,首先让两个儿子先挑选,然后是女儿,其次东边枣树林大坑是老辈留下来的,深度足有6-7米,谁垫归谁,当时宅基地住房,没有现在增值快,也不存在一房难求的尴尬情况,人们的自私感也没有现在强烈,马国芳的两个哥和大姐都没有任何要求,她和老公利用节假日闲暇时,承接运输城乡建设时的建筑垃圾,填坑造房,早出晚归,历尽艰辛,用10年的时间,共投资4000多元并打好1.5米深的石砖墙地基,面积共1260平方米,当时农村也好,城中村也罢,结婚成家或没有结婚的普遍存在,像宅基地等重量级的家庭财产,都是写有父母的名字,子女们也没有像现在的青年人那样,有那么多自主裁量权,人们淳朴务实,没有现在的人现实,一切都向着美、善、好的愿望出发。

图为其母和大哥马国栋转交给马国芳的分家清单和门牌证

她父亲去世后,其母再一次,召集兄妹几人,确认了各自房产,都同意当时分配房产的归属性,没有异议。其母和大哥马国栋,把老辈的“分家单”和门牌证作为证据给了马国芳,其后多年,兄妹四人过着平静如水的生活,相安无事,对于其母的照顾,也都按照各自的家庭情况,给予不同的关心照顾。

拆迁补偿的前因后果:2010年3月拆迁时,马国柱怀揣着自己的心思,拨打计划着自己心中的小算盘,这个在市区已经拥有三套楼房的马国柱(分别是石油公司家属院7号楼西单元101室,利民路怡宁家园1号楼2单元,卫生局家属楼2号楼3单元),他入住时的新瓦房简单透明,早早的就丈量检测了实用面积,共196.02平方米,毫无悬念的分别置换面积为136.44平米和109平米两套楼房,外加两个10平米的储物间,他置换的楼房面积比原有的住宅瓦房面积大,相差不到70平米。

拆迁时的愿望,不以自己的意志和想法力转移,马国芳老宅子拆迁,牵扯到夹道胡同和砖坯房过檐点(滴水檐头)和枣树林宅基地等问题需和村委、开发商商谈,由于双方认识不同,观点不一致,存有差距,没有达成协议,村委和开发商对于枣树林宅基地补偿,倾向用钱补偿,而马国芳则想用于折顶楼房面积,2010年5月,马国柱对马国芳说,他看见有关系的户开始丈量胡同,并说开发商是他引荐来的,自己的也没有量好,让她先顶着、扛着,自己还欠开发商70平米,还得拿钱来买,得想法把欠的70平米要回来,再次重申老宅子、枣树林宅基地归属马国芳的事,亲哥不会骗亲妹妹,他坦然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以后的实际运作,也印证了马国柱的虚伪性和贪婪的本色。

前几年,暴力拆迁的现象形形色色,比比皆是,2010年12月28日下午,开发商强占枣树林宅基地,并指使4个人拿着铁棍,将马国芳打倒在地住进了医院。

2011年7月开发商以暴力手段,将马国芳的老宅子院南墙挖掉,漏出地契的灰沿,证实了房子面积与灰沿之间,丈量的尺寸同实际情况不符,马国柱嫌自己面积小,还欠开发商70平米,马国芳补给他,夹道胡同折顶30多平米。

人心不足蛇吞象,言行不一的马国柱,在2012年2月23日没有经马国芳同意,更没有书面授权的情况下,自告奋勇出面协调,开发商和马国芳之间的拆迁补偿问题,私欲贪占的潘多拉盒子,被无情的一步一个脚印的打开,他开始上演了哄骗马国芳和挑拨、欺瞒并游离于开发商之间,所谓协调的蚕食做法。

无巧不成书,马国芳接二连三的被打之后,到底说明了什么?问题的背后隐藏了什么?2012年2月25日早晨7点30分,马国芳在上班路上(衡枣路)被不明身份的蒙面人,无故用铁棍暴打致伤,第二次住院;2012年3月6日下午,马国芳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老桥西头)第三次被蒙面人暴打致伤。不断的多次被殴打致伤,使马国芳的身体、身心遭到极大的伤害,让她每天都处于惊恐万分之中,与此同时,马国柱适时掌握时机,主动找到马国芳替妹“解忧排难”,要求代表她和开发商,商谈枣树林宅基地补偿问题,由于被打卧床养伤,行动不便,想到开发商是他引荐来的,并且又是国家干部、县级领导,说话有分量,又是自己亲哥,便同意了,后来,马国柱告诉马国芳结果,开发商说枣树林宅基地补偿,折顶楼房200平米,马国芳同意并给他70平米的面积补差,由于强拆老宅子,开发商赔偿40000元,和老宅夹道胡同也续签了补充协议,得到了解决。然而,令人意料不到的是,在老宅子主房、配房的《拆迁安置协议》上,不知何意,其二哥马国柱也“顺手牵羊,不知不觉”中也代签加上自己为主的大名,再以后的时间里,马国芳曾多次要求,改回自己的名字,去掉马国柱的名字,但是,马国柱的名字好像粘贴在上面,成了赶不走、拿不掉的魔咒,牢牢的固定了下来,并为办理房屋不动产证埋下了伏笔,奠定了基础。马国芳和她的楼房也成了菜板上的“唐僧肉”,任其宰割,到了令人大跌眼镜、目瞪口呆的状况,兄妹之间演译相处到了这种低裂的境界,也算是一份特殊的缘份吧?

兄妹之间对簿法庭的前奏,令人不可思议的事,马国芳自己房屋的拆迁协议,本人最近才得以相见,但是拆迁补充协议就像没有缘份的路人一样,有缘无份依然没有见到。

马国芳想不通也不明白,马国柱代替自己签定的协议,他到底享受到了多少红利,得到了多少不劳而食的财产,但是,无可争辩的事实是,马国柱在享受自己新瓦房,应得到的两套楼房和两个储物间以外,莫名其妙的,另外有了较大的收获,开发商也明确告诉马国芳,你二哥马国柱没少要,下面的这组新的房产,不知和马国芳的拆迁补助有没有关系。4个门店房240多平方,3个储物间,和三个车位,难道开发商会无缘无故的白送?难道天上真会掉馅饼?事情的经过也只有马国柱心里明白。

图为该村书记王大红证明存放在开放商处的空白《拆迁安置协议》不知何故被马国柱填写

2016年8月份,马国柱把马国芳,自选拆迁还建的三套楼房钥匙储物间钥匙、水卡一并交给了她,马国芳和儿子、女儿各一套,并进行了装修入住,并无异议,可是拆迁补偿协议确认表,依然有马国柱的名字。在这以后的两年时间里,马国芳多次要求更改名字确权和开发商每年发放过渡费等问题,马国柱始终不愿清算改名,并说我给你出了那么多力,操了那么多心,你现在住的三套楼房,分给我一半我就给你改名,房子、水卡、钥匙都给你了,现在我不想给你了,说的好我给你点,说的不好,我一平米,都不给你......不仅如此,马国柱还动用关系,给三套房子停水、停电、停气,这就是一个县级领导、党员、亲哥的所做所为。三套楼房的来源和老宅子的问题,人们相信只有兄妹双方最清楚,最明白,谁是谁非一目了然。

马国芳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万般无奈,马国芳在2019年1月29日,将马国柱起诉到桃城区人民法院,请求判处马国柱代签的拆迁补偿协议书和全部补充协议无效,令人匪夷所思的是,2019年12月18日,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冀1102民初643号)判决书:驳回了马国芳的全部诉讼请求,现在马国芳又上诉于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马国芳遭遇的这次史无前例的拆迁大潮中,马国柱无疑成了最大的赢家,马国芳父母不在,法还在,理还在,她势单力薄,无权无势,没有背景,瘦弱多病的身躯,在有权有势的二哥马国柱面前不堪一击,事实是无可争辩的,亲属们、邻居们不愿在,开庭时做出人证、质证,还给一个“人”字和“情”字,留下丝丝眷恋和叹息。

图为邻居、村民和亲属对于分房的证明

实事与法律并重,道德和公平同行,只有让违法者、泯灭无知的人,付出法律的代价、舆论的代价、道德的代价、经济的代价,全社会才能风平气正,一份荒唐的拆迁安置和补充协议签下了,但是一棵矛盾仇视的种子也埋上了,有谁能让马国柱告诉亲朋好友和大家,告诉社会三个问题:

1、当时户口不在本村,有没有享受宅基地的资格?

2、1980年该村分配宅基地是怎么审批办理的?

3、他是如何入住当时新瓦房住宅的?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