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人民视听网!

人民视听网

"士大夫"商人戴志康 从情怀与商业利益平衡木上跌落

  “我记得戴志康常将一句话挂在嘴边,就是投资做得最好的人,不是财务专家,而是艺术家与哲学家。但如今看来,将个人情怀凌驾于资本利益与市场监管体系之上,是一条危险的商业逻辑。”一位与戴志康相熟的企业家指出。

  “没想到戴志康竟然栽在互联网金融这个跟头上。”一位与戴志康相熟的企业家感慨说。

  9月1日,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在官方微博发布了《关于“证大公司”案件侦办的情况通报》。

  《通报》指出,8月29日,法人代表戴某康,总经理戴某新等人向警方投案自首,并称在公司经营过程中存在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且已无法兑付。据此,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证大公司”立案侦查,对戴某康、戴某新等41名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查封相关涉案资产。

  其中,通报里提到的法人代表戴某康,正是纵横于金融、地产、文化领域27年的证大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戴志康。

  资料显示,目前涉案的证大公司旗下捞财宝平台贷款余额约为50亿元。

  在多位与戴志康相熟的企业家看来,戴志康要兑付50亿元或许不是“难事”,一方面他拥有证大五道口、证大大拇指广场、证大喜马拉雅中心、证大九间堂等知名地产项目,以及互联网独角兽企业喜马拉雅FM部分股权,这些优质资产估值至少达到数十亿元;另一方面前些年他买入了《文征明山水手卷(局部)》、龚贤的《静壁飞泉图》与《人马图》、徐悲鸿《醒狮图》、李可染《韶山》,到64页一套的乾隆书法,黄道周、董其昌、王原祁等知名字画作品,估值也超过10亿元。

  “但他之所以会在互联网金融栽了大跟头,主要原因是他将个人情怀凌驾于商业利益与市场监管之上的做法,最终碰壁了。”上述与戴志康相熟的企业家向记者感慨说。戴志康最推崇的是张謇,张謇是晚清时期最伟大的商人。因为他教会“自己”如何像一位士大夫自居的商人般看待和支配自己的财富,令商业资本“活得”有体面与尊严。

  上述与戴志康相熟的企业家坦言,这份士大夫自居的个人情怀,一直影响着戴志康在文化地产、艺术品投资、互联网金融等领域的布局,甚至消耗他大量资金与业务发展机遇。然而,前些年中国经济高增长与房地产蓬勃发展红利,加之资本市场与艺术品市场迅猛壮大,让他个人情怀与经营现实之间的矛盾处于可控范畴,如今随着近年互联网金融监管趋严与市场环境骤变,这种矛盾终于激发,最终导致他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我记得戴志康常将一句话挂在嘴边,就是投资做得最好的人,不是财务专家,而是艺术家与哲学家。但如今看来,将个人情怀凌驾于资本利益与市场监管体系之上,是一条危险的商业逻辑。”这位与戴志康相熟的企业家指出。

  被“个人情怀”左右的戴志康

  多位与戴志康相熟的企业家坦言,戴志康的人生颇具传奇色彩,从参与创建国内首个公募基金海南富岛基金进行投资巨亏逾6000万元,到1995年“327国债事件”一举做多大赚一笔,再到1990年代玩转苏常柴等股票大赚2-3亿元,并创建证大投资变身“私募基金教父”。

  正当戴志康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时,2000年前后他却选择“激流勇退”,转身进入文化地产领域。

  “从资本市场转战房地产,他的个人情怀起到了很大推动作用。”一位与戴志康相熟的知名企业家向记者透露。

  戴志康曾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也坦言,2000年前后他看到西式建筑风格风靡一时时,感觉这些“用塑料做成的仿罗马风格拱型门,会破坏风水的”。

  他告诉记者,以前自己穷时就想发财,等发了财(1990年代参与资本市场投资积累数亿财富),就特别渴望过美好生活。首先是想住一间舒适的大HOUSE(别墅),但上海找不到满意的,干脆就自己开发具有江南风格的九间堂;有了大HOUSE,自己想周边有个社区,就造了大姆指广场;有了社区,自己又觉得没有茶馆、剧院与美术馆,就仿佛住进文化沙漠,证大喜玛拉雅中心就这样诞生了。

  为了这份个人情怀,他付出代价不低。

  位于上海世纪公园旁的,集超五星级酒店、美术馆与高档办公楼,融合东方文化底蕴的喜玛拉雅中心,足足耗去戴志康近30亿元资金与10年光阴。

  起初,戴志康认为投入10多亿元足够,而当日本建筑行业泰斗矶崎新递来一份高达25亿元的建筑预算时,他毅然决定为上述个人情怀“埋单”。其中,仅喜玛拉雅美术馆的建筑预算就高达5亿元,是原先预算的10倍。

  远超预算的投入,一度令证大集团资金链捉襟见肘,迫使戴志康不得不自掏腰包购买证大集团旗下别墅资产以补充现金流。

  “其间也有人劝过戴志康,超预算投入会导致项目投入周期被大幅拉长,就商业操作层面显得极其不划算,尤其在喜玛拉雅中心只租不售的情况下。”上述与戴志康相熟的企业家透露。

  但戴志康对此不以为然。

  他告诉记者,文化将给喜玛拉雅中心带来的增值效应,要到20-30年后才能知道答案。

  “当财富积累到一定阶段,100亿变200亿,200亿变500亿,对我而言都是一回事,如果能把100亿元换成另一种东西,令人无法估值,则是更高深的财富境界。”戴志康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

  不过,理想可以很丰满,但现实则相当残酷。

  为了实现财务平衡,戴志康只能选择妥协——将喜玛拉雅中心约50%设计做到地下,配合上海地铁七号线开发,以此得到银行贷款支持。

  事实上,戴志康也在反省这种为个人情怀巨额买单的方式。

  “凭心而论,证大集团每个文化地产项目还算成功,但公司整体发展速度被拖累了。”戴志康此前向记者表示。未来的项目将“集合”九间堂别墅、大拇指广场、证大丽笙大酒店与喜玛拉雅中心的文化理念与经营特色,进一步做大规模效应。

  然而,这种调整因为此前个人情怀凌驾于商业利益之上,遭遇了新的烦恼。

  2010年2月,戴志康旗下的上海证大置业有限公司联合三家大型公司以92.2亿元竞得上海黄浦区外滩金融集聚带8-1商业商务用地,创造当时的外滩地王。这个外滩项目,一度是戴志康“项目集合”的试验田。按规划,其建筑体量是喜马拉雅艺术中心的三倍,为了尽快收回投资,项目开发时间仅有后者的1/3。

  但在一年后,戴志康却将这个外滩项目股权悉数转让给复星集团与SOHO中国,原因是当时房地产宏观调控与银行信贷承诺没能及时“跟上”。

  “事实上,不少银行贷款方与投资方看到戴志康运作的文化地产项目因个人情怀导致实际投入大幅超过预算,担心回报期被大幅拉长而不敢提供资金。”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

  在他看来,相比外滩项目“半途而废”,戴志康在南非的地产项目进展缓慢,导致他个人情怀在文化地产领域遭遇重大波折。

  2013年底,证大集团决定斥资10.6098亿南非兰特(约合8.38亿港元)收购南非约翰内斯堡Modderfontein地区若干物业资产,其中包括面积约为1600公顷的若干地块及楼宇,400公顷的湿地,旨在打造南非未来的生态之城、活力之城、智能之城。

  “戴志康预计投资约100亿美元,希望将这块面积高达2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打造成南非的陆家嘴(14.150, 0.00, 0.00%)(14.150, 0.31, 2.24%)。”上述知情人士指出。但在实际操作环节,由于近年南非经济发展速度趋缓与政策变化较大,相关项目进展始终慢于预期,消耗证大集团不少资金资源与业务发展机遇。

  “这也是不少民间房企的共同遭遇——此前中民投在南非投资建设的地产项目也遭遇类似窘境。”他指出。所幸的是,前些年戴志康在艺术品投资方面收获颇丰。

  在戴志康位于上海浦东喜玛拉雅中心顶楼的中式庭院办公室,徐悲鸿的《醒狮图》赫然入目,这是他最看重的一幅画作。

  他曾向记者算过一笔账,截至2013年底,喜玛拉雅美术馆的中国古典字画总价值已超过10亿元。

  不过,对于艺术品收藏投资,戴志康也有着自己的个人情怀——当他得知过去30年中国现当代艺术一直是由西方定义并批判时,他决定不再“触碰”当代艺术作品,即便当时当代艺术作品价格迅猛上涨且短期收益颇丰。

  “他骨子里更希望将中国传统的山水文化发扬光大,去掉现当代等西方术语。”一位熟悉戴志康艺术品收藏特点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甚至戴志康认为“山水精神”在当代建筑已不复存在,因此他有责任捍卫中国建筑(5.560, 0.00, 0.00%)(5.560, 0.09, 1.65%)文化领域的“小桥流水”。

  然而,这个夙愿没能坚持到底。

  2015年2月,上海证大(0755.HK)发布公告称,戴志康以总价12.507亿港元,将其个人和女儿戴陌草所持有的上海证大房地产有限公司42.03%股份全部出售给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旗下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相当于每股售价只有0.2港元, 相当于当时股价的50%。

  戴志康曾对此坦言,“对我而言,是半卖半送。因为房地产产业太拥挤了,不需要这么多公司。”

  与此同时,戴志康与朱南松掌舵的证大投资也做了“切割”,不再涉足国内大型私募——证大投资的管理。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背后,是戴志康觉得自己又找到了一个既能抒发个人情怀,又能获取商业回报的新领域——互联网金融,但没想到,它却让戴志康最终栽了大跟头。

  有功德的金融生意“折戟”

  2013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专访戴志康时,他就对互联网金融踌躇满志。

  “我之所以决心涉足互联网金融,是因为当前中国最缺少金融服务的,还是草根人群。他们有创业激情,却没办法得到融资,我就是想帮他们解决资金问题,这是一项有功德的金融生意。”当时戴志康向记者强调说,为了这份有功德的金融生意,当时证大集团旗下线下P2P信贷平台——证大速贷已在国内设立了约500个分支机构,未来数年经营网点与员工数量还会倍增。

  一位证大速贷前员工向记者透露,在P2P发展初期,这种线下获客+风控模式是不错的业务模式,一方面通过线下门店,它能带来借款人借款申请,另一方面在面审风控环节,面对面的审核有助于风控人员判断借款人是否存在欺诈行为,有效降低P2P信贷坏账风险。随着业务持续扩大,戴志康随即成立证大财富等平台,以线下吸收个人投资者资金的方式撮合P2P网贷资金需求。

  “但随着金融监管趋严,这种线下模式已不再适用。一方面相关部门不允许P2P平台线下获客,另一方面三降要求(其中降低线下门店数量)令借款人获客与风控面审都需要转移到线上完成。”上述前员工透露。然而,家族式的企业管理文化,令证大财富与捞财宝的业务线上化迁徙的步伐走得异常缓慢。

  在他看来,尽管证大财富、捞财宝吸收了大量金融专业人才,但企业管理依然存在“一言堂”现象——比如戴志康的“一言九鼎”,令不少当时看起来颇具前瞻性的业务合规化转型建议被搁置,其中包括大量裁撤线下门店,引入机构资金替代个人投资者资金、大量扩充消费场景提升借款人资产质量等。这背后,是戴志康觉得这是一项“有功德”的金融生意,只有将原有业务模式“坚持到底”才能实现商业与道义的双重回报。

  “如今看起来,这给证大财富与捞财宝业务模式业务合规性与可持续性留下了巨大隐患。”这位证大速贷前员工表示。一方面是线下获取理财资金的模式被视为线下非法集资,不符合监管要求;另一方面P2P行业动荡导致借款人逃废债现象日益增多,导致此前大量放贷行为正遭遇越来越高的逾期率与坏账额。

  一位熟悉捞财宝与证大财富业务操作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由于家族式企业管理机制,企业内部无人对高层采取资金池业务兑付逾期资金提出异议,导致整个平台业务模式向“错误方向”疾进。

  警方通报指出称,证大财富与捞财宝在公司经营过程存在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

  有知情人士透露,这可能涉及证大集团新文化(4.070, 0.00, 0.00%)(4.070, 0.20, 5.17%)地产项目募资兑付。具体而言,2013年戴志康打算投资约50亿元兴建南京大姆指广场项目,其中包括证大集团自有资金、第三理财机构发起的20亿元房地产基金、8亿元信托产品募资与相应银行贷款。

  “其中房地产基金存续期限差不多是3年,融资成本的确较高,主要用于项目开发期间的过渡资金安排。但我觉得南京大拇指广场3年能收回投资成本,因为证大喜马拉雅广场只租不售,成本收回期需要10年以上,南京大拇指广场有2/3商铺出售,因此资金回笼较快。”戴志康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记者多方了解到,由于房地产市场调控导致南京大拇指广场建设与商铺销售慢于预期,房地产基金还本付息压力骤然加大,因此市场传闻证大集团期间一直四处腾挪资金用于兑付。

  “2016年起,证大集团先后质押了多笔资产与企业股权进行融资,显示其资金链趋于紧张。”一位熟悉证大集团资金状况的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2017年12月,证大还将其持有的证大喜马拉雅股权质押给上海银行(9.010, 0.00, 0.00%)(9.010, -0.01, -0.11%)浦东分行,获得3.48亿元融资款,目前这笔质押贷款仍未偿还。

  “这是戴志康再次给自己个人情怀买单。”他透露。市场传闻南京大拇指广场等文化地产项目由于个人情怀导致建筑风格多次修改,令实际建设预算超过最初规划。

  在他看来,如今戴志康要妥善处理证大财富与捞财宝兑付问题,或许只能出售旗下知名文化地产项目与自己收藏多年的艺术品。

  “对戴志康而言,这是最难接受的,因为这意味着他将个人情怀凌驾于商业利益与市场监管之上的做法,从开始就走上了一条错误轨迹。”他认为。

责任编辑:rong2018
相关阅读: